阮余群:从校园广播站到中央歌剧院一路快意高歌

中新网北京7月23日电 (徐婧)荧光笔划分唱段,铅笔标记吸气处,文字提示情绪转换……演出前一天,手写的大号字符将阮余群乐谱上的空白处挤占得所剩无几。而就在几天前,她刚将上一版涂写得更为“花哨”的乐谱换下。

七月中旬,阮余群和中央歌剧院的同伴们完成了两个多月来在国家大剧院的首场演出。“是美妙的享受”“这一晚上没有虚度”,网友在演出结束后这样评价这场于“夏夜”演绎的《夏夜》。

女高音歌唱家、国家一级演员阮余群现任中央歌剧院歌剧团副团长,在中央歌剧院工作的第15个夏天,她收到了来自中国音乐学院的录取通知书。一个多月后,她将再度以学生身份走进校园,攻读声乐表演的博士学位。

对专业的不懈追求,源于从小对艺术的热爱。阮余群从幼儿园就表现出对唱歌和表演的兴趣,小学时在学校广播站当了六年的广播员,合唱、舞蹈、主持一个不落,没有专业老师指导就每天用录音机听音乐。看似平顺地考入福建艺术学校、以全额奖学金考入中央音乐学院,背后是自高中开始,一有课余时间就在琴房练习,几乎放弃了玩乐的“不合群”。

大学时,她延续高中最后一个到琴房练习的习惯,为的是能在放学后多练一会儿;通过参赛检验自己每一阶段的学习成果:中央音乐学院第四届艺术歌曲比赛女生组的第一名、文华奖声乐比赛三等奖、金钟奖银奖、马尔蒂尼国际歌剧声乐比赛第一名……奔波中换来了一个个在学生时代弥足珍贵的奖项,也为毕业后考入中央歌剧院打下了舞台和业务基础。

2007年加入中央歌剧院后,敢想敢干成了阮余群的标签。她形容自己“初生牛犊不怕虎”:刚进合唱团时用两天时间挑战首次在工作中演唱咏叹调,随后在歌剧《霸王别姬》女主角虞姬的选拔中脱颖而出,成功“解锁”独唱演员身份——而从合唱到独唱,需要的时间周期通常是几年甚至十几年。

阮余群演绎过不少西方歌剧中的经典角色,从大学时期出演的《游吟诗人》中的莱奥诺拉,到工作后出演的《茶花女》中的薇奥莉塔、《蝙蝠》中的罗莎琳达、《图兰朵》中的柳儿、《卡门》中的米开拉等,她抓住机会到国外感受当地文化,在教堂接收最原始的音乐力量。在她看来,这不仅是在加深对作品的理解,也是个人艺术修养的提升。

“有人觉得东方人的声乐条件不容易唱好歌剧,但当我们站到国际舞台上,展示出毫不逊色的声音和细腻的情感表达时,也会让观众刮目相看。”她用西方观众更熟悉的美声诠释《霸王别姬》《红军不怕远征难》这样的中国原创歌剧作品,每当剧幕终了,场内响起长达二十分钟的掌声时,心中的自豪油然而生。“东西方艺术各有千秋。如果用心用情演绎,音乐是特别好的沟通桥梁。”

这些年,阮余群用行动让更多人走近艺术、认识歌剧:春节回到位于福建省的老家罗源县,为乡亲们歌唱;到艺术沙龙讲故事,向各国友人分享自己演唱过的意大利歌剧,特别是歌剧《蝴蝶夫人》中的那段咏叹调的经历,使之感受东西方文化碰撞出的奇妙火花;走进山区学校,教孩子们用音乐制造快乐。“要让艺术成为老百姓生活的一部分,最关键的一点就是不卖弄,要和他们一起玩音乐。”

致力于让歌剧艺术“接地气”的同时,阮余群也在摸索怎样使中国歌剧“出国门”。在即将开启的博士学习中,她计划从一批中国民族歌剧、原创歌剧和传统歌剧的领军人物,以及国内外歌剧“大咖”的表演切入进行探索研究,继而更好地将中外歌剧艺术融合,在中国歌剧走向世界的过程中贡献微薄之力。

“希望能通过努力,让中国歌剧更广泛被西方人接受的进度向前推进一步,用中国音乐陶冶更多人的心灵。”阮余群说。(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