泸州天价野生鱼8成是网箱养大 端上桌价格翻4倍

●“从水库或者渔场里面买来过后,丢到长江里面呛一段时间水,等到颜色变得差不多,就捞起来当野生鱼卖。”或是喂食含色素的饲料

●饲养鱼经过“伪装”后,光从外表来看,一般消费者很难分辨出真假,但其肉质与口感还是和野生鱼有明显差别

按规定,每年的2月1日至4月30日,是长江上游的禁渔期。其间,严禁渔民违法捕捞,也禁止野生鱼经营。禁渔令施行后,在素以“长江野生鱼”而闻名的泸州执行得如何?

近日,记者通过对泸州多家农贸市场和水产市场进行暗访,未发现有野生鱼销售。然而,在长江边的10余条“河鲜船”和岸边的数十家河鲜馆里,“长江野生鱼”则依然大行其市。

这些果真是货真价实的“长江野生鱼”吗?记者通过多方调查发现,其中至少有80%以上的“野生鱼”,属于人工饲养的“网箱鱼”。泸州市渔政部门的相关人士也证实,“现在市面上的长江野生鱼,除了极少数是渔民在禁渔期内违法捕捞上来的,绝大部分都是由人工饲养而成。”

走在泸州滨江路一带,随处可见以贩卖“长江野生鱼”为名号的河鲜馆。不少河鲜馆,甚至一年365天都以“正宗野生鱼”招揽顾客。

“现在哪还吃得上野生鱼哟!不要说在禁渔期不准捕捞,就是平时估计都很少能看到了。”住在长江边上二十多年的张怀银老人感叹道。

如果野生鱼数量已如此稀少,那么河鲜馆里的野生鱼又从何而来呢?张怀银老人告诉记者:“这些馆子里的鱼,基本上都是人工饲养的。从水库或者渔场里面买来过后,丢到长江里面呛一段时间水,等到颜色变得差不多,就捞起来当野生鱼卖。”张怀银告诉记者,光从外表来看,一般消费者很难分辨出真假,但其肉质与口感还是和野生鱼有明显差别。

2月4日下午,记者对多家河鲜馆和餐船进行了暗访。在长江边上的某餐船列出的菜单中,记者看到,江团、鲟鱼、水米子、胭脂鱼、黄辣丁……等一批长江野生鱼,赫然在列。该船老板宣称:“你放心,我们这都是野生鱼。有些鱼是禁渔期前就买来养着的,还有些是渔民趁晚上去偷偷捞起来的。”记者问,这些鱼恐怕不得够卖嘛。该老板笑称,“可以给下游的渔船打电话,喊他们再送过来,要多少有多少。”

在记者表明身份以后,该老板否认了刚才的话,坦言:“现在很多消费者是冲着味道和档次来的,到底是不是野生鱼,他们也不太在乎。”当记者询问,既然不是野生的,为什么价格还这么高呢?老板说,“是野生鱼这块招牌值钱。”

经过调查,记者发现这些河鲜馆所的长江鱼价格都不菲。其中,江团卖到240元/公斤、水米子400元/公斤、胭脂鱼300元/公斤、黄辣丁160元/公斤……

记者随后来到泸州市附近的玉龙湖水库进行了解。在玉龙湖内,养殖长江鱼的张老板称,他主要饲养是长江水域中的特有鱼类,包括黄辣丁和鲭波等,“今年的总产量大概有5000多斤”。张老板所饲养的鱼,大多通过鱼贩销往了泸州市长江边一带的河鲜馆内。

“鱼馆里卖的鱼主要从玉龙湖水库和杨桥湖水库进货,全是人工饲养的。鱼贩从我们这批发的黄辣丁和鲭波大约在30元每公斤左右,而一些难养活的鱼类价格稍贵,但都不会超过200元一公斤。”张老板称,虽然经过鱼贩运送到河鲜馆的鱼,价格还会有所增长,“差不多翻了4倍左右”。

此外,记者还从另一家养殖场老板罗先生处获悉,目前泸州市河鲜馆所主打的长江鱼,除了极个别的种类,基本上都可以通过人工养殖。“以前胭脂鱼和岩源鲤难以养活,但现在可以放在水库和鱼塘里养殖,水米子则必须放在长江里通过网箱来养殖,所以价格较高。”

除了张怀银老人所说的,用呛水的方式改变饲养鱼颜色冒充野生鱼的行为,罗先生还透露,某些不良商家还会通过化学色素添加剂来达到改变饲养鱼的颜色。“比如在鱼塘和水库里饲养长大的黄辣丁,颜色一般偏黑,但是如果在饲料中加入某种黄色添加剂,黄辣丁的外表在很短的时间内就会变黄。若顾客吃到这种变色鱼,可以发现鱼骨头都会偏黄。”

2011年泸州市渔业产量报表上显示:去年泸州水产品总产量为6万2千余吨,而淡水鱼天然捕捞产量仅为2300余吨,其余产量的均为淡水养殖。“很多淡水捕捞的野生鱼,还销往了重庆和成都等地。现在市面上销售的长江鱼80%以上,都是人工饲养的。真正的野生鱼数量很少。”泸州市水产渔政局的工作人员介绍,自进入春季禁渔期以后,渔政执法大队加强了对长江天然水域的监管,渔船几乎全部都靠岸休息,所以在这期间市面上的野生鱼会更少。

针对餐馆把饲养鱼冒充为野生鱼,工作人员介绍:“我们一般把这种方式叫‘农转非’,虽然这些鱼确实在长江水域中生长过一段时间,但是严格来说,它依然是属于人工饲养鱼。”

此外,关于饲养鱼和野生鱼的区分,渔政部门表示,目前还没有出台专门的标准,只能通过相关的水产专家进行鉴定,“但是根据我们的经验来看,野生鱼的颜色会更趋于自然,体形大多呈现出头大尾小的特征。”